律界之声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专栏专论

 

职业感悟丨由湘雅二医院“刘翔峰事件”引发的思考

1w律界之声2022-08-30马成律师团
“但祈世间人无病,何妨架上药生尘。” 愿人间无病,天下无讼!

  文/ 马成律师、孔雨雪实习律师

  近日,新华社的一篇文章《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副主任医师刘翔峰被查!》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。此前,网友反映刘翔峰医疗操作与医疗作风有问题,“对已无手术指征的病人施以高额治疗、找不到肠梗阻段就切下正常肠管给家属看、不管是不是肿瘤一律按肿瘤处理……”具体调查,相关主管部门已经介入。

  神圣的医者光环下,笼罩着深不可测的阴暗。曝光背后的细思极恐,牵引着关注者的神经。原以为是妙手回春的救命稻草,不承想是加速悲剧的催化剂;原以为是救死扶伤的“白大褂”,不承想是手持利刃的“刽子手”。其背后折射着职业规范、职业道德的缺失,显现着对生命缺乏敬畏的人性之恶。

  如果医生都不值得信任了,那么,患者还能信任谁?如果在医生眼里,利益是最重要的,那么,医生、医院一定是出了问题,甚至是这个行业、这个社会也出了问题。

  律者如医。

  作为律师,特别是刑辩律师,我们当如何面对我们的“患者”,如何面对他们的信赖,如何审视我们的职业?如何保持我们的善良?如何在律师行业避免出现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“黑心事件”和“行业败类”?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,有必要警钟长鸣!

  一、白大褂、黑袍子:不同的职业底色,相似的职责使命

  医生身穿白大褂、手持手术刀,在手术台上救死扶伤、治病救人,解决的是他人生命、健康的问题。律师身穿律师袍,在法庭上为当事人唇枪舌战、据理力争,解决的是他人生命、自由的问题。

  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医生的诊疗方案,关系人之生命健康,需要反复论证、严谨无误。律师的服务方案,关系人之切身利益甚至是生命自由,也需要反复推演、严密周详。一个失误,都可能误人终身。

  医生无法保证药到病除,律师也不能掌控案件结果。

  医生的手术是有风险的,医生本身也面临着行业风险,可能遭到患者的投诉,陷入紧张的医患关系中。律师的方案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奏效,律师本身也面临着执业风险,稍有不慎,轻则丢饭碗,重则陷囹圄。

  律师与医生,身着不同底色的职业装,身处不同的领域,无疑承担着相似的职业使命——辩冤白谤,治病救人。

  二、职业道德准则:推己至人的同理心

  当被问及律师当以怎样的职业品质和执业准则面对我们的“患者”时,被尊称为“医学之父”的古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曾立下的誓词如在耳畔:“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,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,并检束一切堕落及害人行为,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,并不作此项之指导,虽然人请求亦必不与之……我愿以此纯洁与神圣之精神终身执行我职务……无论至于何处,遇男或女,贵人及奴婢,我之唯一目的,为病家谋幸福,并检点吾身,不做各种害人及恶劣行为……”

  “希波克拉底誓言”是希波克拉底警诫人类的古希腊职业道德的圣典,是他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议书,是从医人员入学的第一课。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来讲,一旦道德崩塌,“刘翔峰 事件”将不再是单独的事件,而会成为“刘翔峰现象”,这对整个社会来讲无疑是一场灾难。

  医生如是,律师亦然。

  客户选择律师,是希望找到一位法律专家,一位有智慧且道德高尚、专业过硬的人,而不是找一个眼里只有钱、紧紧盯着客户口袋、内心贪婪的人。无论是医生还是律师,利用他人不幸而趁人之危,获取不当利益的行为都是令人唾弃与不齿的。

  人食百谷,孰能无病。医生自己会生病,医生的家人也会生病,医生也要看医生。饱受疾病折磨时,没有医生愿意自己或亲人遇到昏医、庸医,耽误救治、贻误病情;也没有医生愿意自己没患重病,却被医生摘除器官。作为医生:应医者仁心,感病患所痛、急病患所忧;应妙手圣心,能医病者医病、不能医病者医心。

  以己度人、推己至人。

  律师行业也一样,我们虽身为律师,但我们也不是全能的。我们也会生病,也需要求助于医生。我们也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,当自己和亲人遇到难题,甚至误入歧途、身陷囹圄时,我们如何能够冷眼旁观、坐视不理?如何能够流程化地交一篇文书,敷衍塞责?将心比心,当我们满心焦虑、满怀期待地寻求律师的帮助时,没有人愿意遇到一个业务不精、道德缺失的律师。因此,律师也应当以严格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,也应当设身处地、换位思考,急人所急、忧人所忧,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思考问题、解决问题,在合法的范围内实现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。

  医生救死扶伤、治病救人,人们感激、尊敬、崇拜医术高超、医德高尚的医生。律师排忧解难,刑辩律师的工作甚至影响一个家庭、几代人的前途,因此律师也应当在专业的基础上,以高标准的职业操守与职业道德严格要求自己。

  三、安身立命之本:精进专业、尊重专业

  对医生行业而言,大到临床科室、辅助检查科室,小到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,细到呼吸科、血液科、消化科、内分泌科等具体科室,无不展现着专业化、精细化的重要意义。外科医生不看内科,不仅体现着专业的力量,更体现着医生对专业的敬畏。

  律师行业也如此。刑事辩护律师、婚姻家事律师、劳动仲裁律师、非诉律师等,具体的执业领域意味着不同领域的律师所主攻的方向也不同,各律师在自己深耕的领域内自然也更有研究与话语权,更能针对性地为当事人制定科学合理的服务方案。

  如此细分的科室与截然不同的执业领域,也意味着医生与律师应当在自己的执业方向内,将功底积累到深厚,将专业技艺打磨到最佳。也要求医生与律师秉持“谦抑性”原则,对自己不够熟悉和了解、没有把握的“手术”,不要贸然使用“手术刀”,更不要用错“手术方案”,误人终身大事。

  对于患者和当事人而言,“病急乱投医”是“常情”,但也是“大忌”。如同医生诊治,需“望闻问切”,我们想要选择有专业水平和道德水准的医生和律师,也应当运用“望闻问切”。一是要打听、询问,选择领域内专业过硬的医生和律师;二是要观察和咨询,与医生和律师进行必要的沟通,最终选取令自己放心的方案和“手术主刀人”。

  结语

  我们内训会时经常强调:律师首先要善良,人品第一位,然后才是专业和专注。做人靠谱,做事踏实,才能让人放心,不负所托!

  律者如医,二者有很多相通相似之处。

  其实律师也好,医生也罢,执业皆如远航:以专业为船、以敬业为帆、以道德为桨,方能扬帆起航、行稳致远。勤恳地研磨专业,时刻以职业道德约束自我,才能更好地为他人排忧解难,在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中,实现社会价值。

  “但祈世间人无病,何妨架上药生尘。”愿人间无病,天下无讼!

  本文编写人员:

  马成律师: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,大成中国区刑委会副主任,第十一届深圳市律师协会金融犯罪辩护委员会主任,第十届深圳市律师协会刑委会副主任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兼职老师。办理过多起案情复杂、涉案金额巨大、广受社会关注的重大案件。

职业感悟丨由湘雅二医院“刘翔峰事件”引发的思考

  孔雨雪实习律师: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,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。

职业感悟丨由湘雅二医院“刘翔峰事件”引发的思考

 

责任编辑:金立刚

本文由 律界之声 提供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